特稿:马本斋、孟庆山后代带我们溯源河北游击军

  • 时间:   2023-11-25      
  • 作者:   天眸      
  • 来源:   毛旗网     
  • 浏览人数:  1205


马本斋、孟庆山后代带我们溯源河北游击军

天眸


摘要:这些年鲜见研究河北游击军的历史,孟庆山这个人物如今少有人提起。没有毛主席派河北籍的红军团长孟庆山做为中央特派员来冀中点燃抗日峰火,何来河北游击军?

马国超将军带我们溯源河北游击军。

图片1.jpg


这些天里,马国超将军(民族英雄马本斋之子、开国将军后代合唱团团长)携同河北游击军司令员孟庆山的长孙孟昱东带领我们电影《游击战》主创人员深入到冀中平原,对河北游击军这段历史实地考察,追根溯源。

这次活动的缘起是今年九月,马国超将军听到我在写《游击战》,便从京驱车来津找我调研创作情况,这是我第一次与他见面,他不仅是一个将军,更是画家、作家、诗人、书法家、制片人,堪称近乎全才的文艺大家,先后出版了《马本斋》、《青松长翠》《雪莲花》等五百多万字的作品。在山东聊城举办书画展时,把作品全部义卖200多万全部捐献给了当地。这位制作过《马本斋》等多部影视作品的行家,对我写的初稿《游击战》提出几条宝贵的修改意见,为丰满剧情,提升剧本质量,我们就有了这次冀中行。

当年河北游击军司令员孟庆山的长孙孟昱东,国家广电总局原总编室主任、现任中央电视台国学台长刘跃钊,河北大学广播电视研究所所长王俊杰教授,来自北京的戴连生大校,马萌上校,以及雄安新区、华北油田的有关同志共十二人参加了这次活动,我做为编剧与大家同行,受益匪浅。

《游击战》写的是:“七七事变”,毛主席从“抗大”第二期学员中挑选出河北籍的红军团长孟庆山做为中央特派员,只身潜入即将沦陷的冀中平原,找到中共保东特委,在白洋淀南的北冯村开办军事训练班,向各县的党员骨干传授毛主席抗日游击战略理论和游击战法,200多学员把游击战的火种迅速在冀中大地点燃,抢在日寇占领保定之前,第一面河北抗日游击军旗帜在仲峰村树起,孟庆山任司令员,率部迎头痛击踏入冀中的日军。他听说献县回民同胞在袭击日军运输队,遂找到首领马本斋,将他们编为河北游击军回民教导总队进行扩编,又将博野张仲瀚组建的河北民军和各县抗日武装收编,广泛发动群众,在千里大平原展开地道战、雁翎队、麻雀战、破袭战、歼灭战等创举,日军对这灵活机动死缠乱打的游击军发挥不出现代化军队的威力气急败坏。河北游击军迅速壮大,扭转了因国民党退走而造成的战争颓势,形成敌后战场与正面战场并存,盘活了中国抗战的“棋局”。“抗大”的学员们从日本广播电台获悉孟庆山十万游击军大战河间,用“起花炮”打跑山本联队的成功战例奔走相告。毛主席在延安窑洞里8天9夜呕心沥血,写出《论持久战》,指引着冀中军民打出了一个51个县,近千万人口的敌后抗日根据地。中国共产党由此争取到民族革命战争的领导权,挥师东进。窦尔敦的后人四处说唱新编西河大鼓《河北游击军》,传扬人民战争无敌的力量!

图片2.jpg

马将军领我们首先来到肃宁抗战纪念馆,走到孟庆山浮雕前,与孟昱东合影,马将军说:“当年我爸爸马本斋带领回民义勇队,来投奔河北抗日游击军,与孟庆山司令员相见,从此跟定毛主席,跟定共产党抗战到底。”孟昱东说;“这里是我爷爷和马本斋爷爷他们战斗过的地方,肃宁曾是河北抗日游击军司令部,从这里发兵两万打河间的,今天我与马叔叔在此合影,缅怀先辈,心潮难平。”我赶紧照下了这张有历史含义的照片。

肃宁抗战纪念馆陈列的河北游击军史料和物件,把我们带入硝烟滚滚的抗战岁月。马将军指着战鼓说:犹闻先辈擂鼓声,我们的《游击战》里应该有这面战鼓,这上面有烈士的鲜血!

中共肃宁县委书记王志乾和宣传部、县人大、县文史办的领导同志与我们座谈,王书记说:我们肃宁人民没有忘记河北游击军这段历史,锦绣大地血换来!

图片3.jpg

马将军带我们走进献县“马本斋纪念馆”,迎门是马本斋戎装立像,雕像后面是一座大型浮雕,上面有毛主席题写的“马本斋同志不死”七个大字。下面摆满了游客敬献的鲜花和花篮,马将军说: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在展厅里,马将军望着当年马本斋他们打游击战时的长矛大刀叹道:父亲那时组织抗日队伍时没枪没炮,叹中国穷,何时能超过强国呢?我出生时,他说:“这孩子就叫国超吧!”我五岁时,父亲留给我的最后说的一段话:“孩子,你要记住,中国这两个字就是咱们的家园。你长大以后,要像爱爸爸、妈妈一样爱我们的祖国——中国!”

图片4.jpg

孟昱东带我们来到蠡县万安乡孟庄的孟庆山故居,当年的旧房子还在,孟家的后人们讲起孟庆山儿时当要饭花子,遭到地主家孩子用大饼卷肉当喇叭吹嘲弄侮辱。讲后来当了游击军司令员的孟庆山回来探家时,被汉奸告密,鬼子兵来家搜捕,把家翻个底朝天,这院里除了水缸和几件简单的农具,连耕牛都没有。屋内土炕的破炕席上有两床破露出棉花的被褥,窗台上摆着一只不知用多少年的煤油灯。孟庆山父亲说:我儿孟庆山要是当了司令,我们能过这猪狗不如的日子吗?鬼子们见穷的铛铛响,不像个司令的家,失望地走了。

蠡县人大、县委宣传部、文化与旅游局、文史办的领导同志与我们进行了座谈研讨,河北大学王俊杰教授说,这些年鲜见研究河北游击军的历史,孟庆山这个人物如今被许多人遗忘了!没有毛主席派孟庆山来冀中点燃抗日峰火,何来河北游击军?马将军感叹:孟庆山成了无名英雄!我也忍不住放言:马本斋的回民义勇队、张仲的河北民军、吕正操的人民自卫军等抗日武装最早都是汇集到河北游击军的旗下,按毛主席把游击战上升到战略的布署,才有了后来千里大平原,展开游击战的人民战争。毛主席一直未忘孟庆山,1955年9月27日为开国将军们授衔时,他亲切地握住孟庆山的手,称赞十万大军啊!

图片5.jpg

我们走进雄安新区第一个党支部,这个北冯村是1937年8月5日孟庆山来此开办第一期游击战训练班的发生地。我为写《游击战》,今年4月初,曾来此采风,看到展厅里只有有一张孟庆山的小照片和不足100个字的介绍,只字未提河北游击军。便写了一篇批评报道《不能失去的红色记忆——雄安新区第一个党支部纪念馆观感》,昆仑策网在“雄安新区建设专栏”刊发后,引起多家网站转载。半年后再走进这个展厅,发现完全更新了孟庆山的照片和内容,增补了河北游击军的历史。我对前来接待我们的安新县领导和村支部书记表示敬意,乡党委书记王全军说:你提得对,我们就改正。

我们在北冯村会议室举行了座谈会,回忆毛主席抗日游击战的火种从这里燃起,在冀中星火燎原!

我们走进雄安容城大礼堂旁的烈士塔,年逾八十的守塔人周瑛琪早已久候多时了,他热情介绍这塔始建于1946年,1966年重建。他1975年接管这座塔和老礼堂,今已有48载。改革开放后,不少红色文化建筑遭到破坏,为保护老礼堂和烈士塔,他将这个院落与政府签合同纳入自己名下。为此,欠了不少债。房地产开发风刮进容城,开发商看上这片城中心优越的地理位置,欲推倒盖居民小区。他坚决抵挡住了老板的种种诱惑,成功保护到今天。这些花木都是他亲手所植,每天,他都要清扫一遍塔下的小径,扫去塔碑的浮尘,隔三天就给花草浇一次水,苍翠的松柏如烈士们挺拔的身影,春夏秋冬风霜雨雪不改本色。塔顶正面是一颗五角星,下面竖着刻有一排醒目的大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下面镌刻着300多位先烈的名字,这其中就有他的父亲周文俊,曾在河北游击军任供给部主任。转战于冀中各地,为民族的解放事业勤奋工作,英勇无畏,壮烈牺牲时年仅30岁。塔下有一尊当年游击军手枪队队长高鹤龄的雕像,这位98岁的老人今还健在,他让石雕厂按自己当年抗战打游击的模样雕刻的,他说,我要永远守着老战友们。

再看碑文《不朽的功业——献给我们的烈士》:“熬过长夜,盼见天明。八年来,咱们受苦受难在一起,工作战斗在一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争取民族的解放,人民战争的胜利——坚忍一切残暴的重压,向民族敌人展开了艰巨的斗争。你们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走在大伙的前头,勇敢而顽强……”千余繁体字,平实文言风,藏着深沉的家国情怀!马将军为之动容,孟昱东热泪盈眶,我们肃立,向烈士塔敬礼!

烈士塔旁一座古老而肃穆的礼堂赫然而立,这座新中国成立后第三年,动员了全县的物资力量建成的礼堂,承载着容城老一辈人的历史记忆。正面大墙上方的一行醒目的红色标语:“千秋万代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久远岁月的沧桑,虽然字已经褪色,但仍然能分辨出当初的红色,原来挂毛主席画像的挂钩也清晰可见。

一段岁月,波澜壮阔,刻骨铭心;一种精神,穿越历史,辉映未来。

今天,宝刀不老的马国超将军带我们在冀中所到之处,都有河北游击军烈士抛下的忠骨,河北游击军的英雄万千千,游击军的故事千千万。这都与一个人有关,他就是红军团长、河北游击军司令孟庆山,而孟庆山从延安来冀中打游击战的源与根来自毛主席,毛主席在延安运筹纬幄,孟庆山在冀中决胜千里,创造出前无古人的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的壮丽奇观。为此,我上个月去了革命圣地延安,去寻访孟庆山学习游击战理论的“抗大”,到了凤凰山毛主席写《论持久战》的窑洞,他那一句著名的话:“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让我对河北游击军的溯源追根有了最终的答案。此时耳边响起:主席的思想传四方,革命的人民有了主张,男女老少齐参战哎,人民战争就是那无敌的力量!这熟悉的红歌唱了几十年,今天唱来才有了深刻的体会,明白了世界上只有毛主席领导的人民军队才能进行人民战争。”这是其他的军队所不及的,因为这支军队是毛主席亲手缔造亲自指挥,“完全是为了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河北游击军就是这样的一支队伍,孟庆山就是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与冀中人民团结战斗,全民皆兵,全民参战,摆下了人民战争的天罗地网,创造了人类军事史上的奇迹!


马国超将军一再告诫我,写《游击战》不可写成孟庆山的个人英雄主义,要写出这个人物闪耀着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光辉。写到我爹马本斋出现时,不可高过孟庆山。


我是一名普通的文艺创作者,连县作协也没加入,承蒙马国超将军不弃,今加入《游击战》主创团队,在马将军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特别是他每逢讲到毛主席,总是泪汪汪的一往情深,他六岁时在延安就看到了指挥千军万马的毛主席,后来曾与毛主席的女儿李敏同窗于“八一”小学。马将军有诗云:生为中华身,活为中华民,流着中华血,跳着中华心,敬我中华魂……毛泽东那英雄的一代,用鲜血和生命给我们留下无尽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我们今天挖掘河北游击军这笔财富的目的,正如雄安老礼堂70多年前留下的字迹“千秋万代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

我今有幸跟随马本斋之子、孟庆山长孙创作《游击战》,不负战旗血染红!壮哉!溯源追根的过程是精神的洗礼,写作的过程犹如穿跃在血与火的游击战中,学民族英雄孟庆山、马本斋那英雄的老一辈,用游击战精神创作《游击战》,以影视再现《游击战》,把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硕果献给明天的新时代!


来源:毛旗网

责编:中旗网晶晶

审核:张伊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字:特别推荐、资讯中心、革命人物故事

评论区

发布
    •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