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长打下U-2,值班参谋报告:中南海来电话!周总理直接打到二营

  • 时间:   2022-09-13      
  • 作者:   超人A      
  • 来源:   百度     
  • 浏览人数:  1019


营长打下U-2,值班参谋报告:中南海来电话!周总理直接打到二营


作者:超人A


1962年9月9日,二营打下U-2。岳振华在指挥车的引导显示器上,看到导弹已将飞机击中,待飞机残骸坠落地面后,便立即走下指挥车,来到指挥所,叫通信参谋马永连接通了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电话。他知道,在空军指挥所里的刘司令员正在等待着他的亲自报告。


“司令员同志吗?我是二营营长岳振华。我向司令员报告:战斗任务完成了。8时32分,发射导弹三发,击落U-2飞机一架。从显示器上看,大概坠落在南昌市东南18公里处一带,飞行员生死不明。详情待我们找到飞行员和飞机残骸后再报。”


刘亚楼说:“岳振华,打得好!祝贺你们,今天你们很好地完成了战斗任务,我要去为你们庆功,我现在就向周总理报告。”



一、刘亚楼给领导人报告


刘亚楼接完了岳振华的电话,确认U-2飞机已被击落,便立即叫秘书接通了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的电话。


“杨主任吗?我是刘亚楼。请转报主席、副主席、周总理,设伏在南昌的地空导弹第二营营长向我报告,今天上午8时32分,击落了入侵南昌的U-2型高空侦察飞机一架。”


杨尚昆说:“刘司令员,祝贺你们!我立即向毛主席和其他领导报告。”


刘亚楼与杨尚昆通完电话后,紧接着又接通了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的电话。


“报告总长:我地空导弹第二营遵照总长‘大海捞针,总不死心’地指示,今天终于捞到针了,打下了一架U-2飞机。先给总长报个喜,详细情况容后再报。”




罗总长说:“打得好,祝贺你们!”


刘亚楼刚给罗总长报完,周恩来总理便给刘亚楼打来电话:“亚楼同志,很好,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侵入苏联国境,他们只提了警告。我们把这种飞机打掉了,向同志们祝贺。”


刘亚楼接完了周总理的电话后,又忙活了一阵子,就立即叫一号台接通二营的电话,想尽快把周总理的祝贺传达给岳振华和二营的全体指战员。但一号台的话务员报告:中南海总理办公室正在给二营通话。


在二营的指挥所里,刚打完了仗,又忙于处理战后事宜的岳振华,正倚在值班参谋夜间值班睡觉的行军床上,思考着战后的问题。忽然桌旁的电话响了起来,值班参谋拿起电话一听是中南海打来的,便立即报告:“营长,中南海来的电话。”



二、岳振华一听是中南海来的,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接电话


“你是二营营长吗?我是周总理办公室秘书,请拿好电话,现在周总理给你讲话。”


“二营营长岳振华同志吗?”


岳振华说:“我是二营营长岳振华,请总理指示。”


“我是周恩来。刘亚楼向我报告,你们今天上午打下来一架U-2飞机,这是个伟大的胜利。毛主席听到这个消息后也非常高兴,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民向同志们表示祝贺!”


岳振华回答说:“我代表全营指战员感谢党中央、毛主席和总理的关怀,我们一定要按照毛主席‘全力以赴,务必歼灭入侵之敌’的教导,保卫好祖国领空!”



这是岳振华平生以来第一次接周总理的电话,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了周总理的声音。一个在全国人民和全军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日理万机地关心着军队和国防建设的国家总理,亲自打电话代表毛主席向部队表示祝贺,对二营来说,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一件大事。营长岳振华激动万分,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全营得知这一喜讯,阵地上顿时一片沸腾,大家兴高采烈,奔走相告,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之中。周总理的电话给了战士们巨大的鼓舞。


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彭真同志给空军政委吴法宪打电话说:“这是一个大喜事,值得祝贺。灭敌人的锐气,长自己的威风。”


国防部长林彪接到二营的战报后,给空军刘亚楼司令员打电话说:“很高兴。伏击成功。不久前,你们到我这里说,估计U-2一定会到南昌,证明空军的同志的判断完全正确。空军很出力。说明有得力的领导人,就一定能把一个部门搞好。对这次胜利,要传令嘉奖。同意你们去看一看,研究一下。”



刘亚楼接完了林彪的电话,对成钧和曹里怀副司令员说:“林总同意了,走!我们到南昌去为二营庆功去。”说着一起离开了指挥所,驱车直奔西郊机场登机飞往南昌。



三、刘亚楼当天到南昌视察


营长岳振华接到刘亚楼司令员、曹里怀、成钧副司令员和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陈华堂当天下午要到南昌视察,并为二营庆功的通知后,因战后诸多事情离不开阵地,经请示批准,派作训参谋陈辉亭前去南昌,向刘司令员汇报战斗经过和为首长带路。并特别叮嘱陈参谋,千万别把路带错,搞得首长们不高兴。


陈参谋接到这个任务,心情立刻紧张起来。带路他倒不怕,他有记路的本事,再复杂的路只要走上一趟,他就能牢牢地记住,这记路的本事还是经过了朝鲜战争考验的。


1952年的春天,驻防北京的高炮五一一团赴朝鲜战场轮战,陈辉亭参谋也随团赴朝作战。



该团赴朝后,归驻安州的铁道高射炮兵指挥所指挥,担负朝鲜清川江南北和郭山、定州一段的铁路运输的空中防护任务。


入朝不久,铁道高指要从团里借调一名懂指挥所业务的人员,帮助铁道高指绘制标示空中情况和作战指挥用的“九·九”和“五·五”方格图,团里就派他前去完成任务。他为争取早日回团参战,日以继夜地工作,很快完成了任务。


没想到,事与愿违,铁道高指的司令员吴昌炽一看,陈参谋活干得又快又好,就又将他派往铁道高指管辖的高炮六十四师帮助建指挥所。在帮助工作期间,该师作战科的华科长看他年纪小,有文化,人也聪明勤快,办事有眼力见儿,指挥所的业务、绘图、标图业务熟练。他正缺这么一个参谋,就想通过铁道高指的司令员(原是该师的师长)的关系,调他来作战科当作战参谋。


人还没调来,这位科长就把他当成了重点培养对象,勘察预备阵地,组织部队行动,总愿意把他带在身边培养锻炼。



这位华科长,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个老侦察兵,对根据地形、地物、地貌记路很有研究,全科人都称他为活地图,记路的本事非常过硬。


他带着陈辉亭选择阵地时,一边给他讲怎么选择阵地,一边给他讲怎么记录。他说:当作战参谋的,只要坐上车子一动,就要开始记路,必须养成这个习惯。不管多复杂的路,只要走上一趟就不能再走错。他结合着实际,给他讲白天怎么记路,夜间怎么记路,哪些地物可记,哪些地物不可记,遇到岔路口怎么记,在无明显标志性地物的情况下,如何看石头的形状和树的长相记路,怎样在众多的没有明显特征的地物中选出有特征的记等等。每勘选完一个预备阵地,他就对陈参谋说:这个阵地就交给你了,需要部队占领时就由你来带路。陈参谋的记路本事就是这位华科长给教出来,带出来的。


所以,营长交给他带路的任务他倒不怕。而他最怕的是给刘司令员汇报战斗经过。要说起来他年纪不大,却是一个十年的老参谋了二那为什么还怕汇报?一是从当兵以来,他还从没有直接向这么大的首长面对面地汇报过工作;二是他对这位空军司令员在机关里要求严、标准高早有耳闻。听说在机关工作多年的部、处长们都叫他问得一愣一愣的,何况我这么一个基层部队的小参谋,心里有点儿发毛打休。 营长交代完了之后,他立即画了一张战斗经过图,简单地准备了一下汇报提纲,就坐车去了南昌的江西宾馆。



四、空军首长看U-2飞机残骸和视察二营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了历史的遗憾


江西宾馆的领导听说他是打下U-2飞机的作战部队派来准备向刘司令员汇报、为刘司令员带路的人,也格外照顾。给他在靠近刘司令员下榻不远的地方,安排了一个非常雅致的小套间。服务员的服务态度也热情周到。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住上这么高级的宾馆,受到这么好的服务。


刘亚楼司令员到达南昌后,江西省的领导又为刘亚楼安排了活动,当天晚上没有时间听汇报。


陈辉亭一看刘司令员时间这么紧,没有那么多时间听汇报,他又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重新准备了汇报提纲,把战斗经过按20分钟、10分钟和三到五分钟各准备一份,背记熟练方才睡觉,几乎干了一个通宵。


第二天吃过早饭,秘书叫他去向刘司令员汇报,刚摊开战斗经过图要汇报,一大群记者就闯了进来,询问刘亚楼如何报道打U-2飞机的事。



刘亚楼应付走了记者后说:“小鬼,没有时间了,给你三五分钟,简要地说说咱们就走。”


陈辉亭就按最后一个汇报提纲做了汇报。


刘亚楼看了看表高兴地说:“不到5分钟,你汇报得很清楚。我们马上到残骸现场去。”


岳振华早已在U-2飞机的残骸现场等候。刘亚楼一下车,岳振华便迎上前去。


刘亚楼看到岳振华高兴地说:“你这一仗打得太是时候了。我叫组织部通知你,开党代会前打了仗,就来参加党代会;没打仗就不要来,守在阵地准备打仗。要开会了,你也把仗打了。看来台湾的这位蒋公给你安排得比我们自己安排得还周到。好了,这一次可以去开会了。”


U-2飞机残骸主要散落在五个地方:左机翼掉在罗家集西北1.5公里的南钢宿舍房东头,尾翼掉在池塘里,机身掉在稻田地,发动机掉在水田里。散落的还有U-2飞机数据一本、地图两张、航行图一份、人民币230元、金戒指三个、手表一块、红色降落伞一顶、抗荷衣一套、救生衣、救生船各一个、指北针一只、烟幕弹两筒、便衣一套及罐头、大前门烟等生活用品。



刘亚楼看得很仔细,凡有大块残骸的地方他都看了,并叫岳振华指给他看被导弹击中的部分。当他看到飞机的残骸被导弹打得像蜂窝一样时,他说:“我们的导弹是够厉害的。”


在看飞机残骸的现场,陈辉亭问刘亚楼的秘书:“我听说司令员很厉害,吓得我昨天晚上又重新准备了大半夜,今天接触了首长,感到首长不像听说的那样,还是平易近人的嘛!”


秘书说:“你不了解,首长是对小官不厉害,对大官厉害,官越大,要求越严,越不客气。你们打了这么一个大胜仗,他心里痛快,所以你怎么汇报他都会高兴。”


刘亚楼从北京走得急,在去西郊机场之前,他的秘书打电话给空军报社值班室的值班干部说:叫他们派出一名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跟随首长去南昌采访报道。因是个星期天,这位空军报社的值班干部,既没找到文字记者,也没找到摄影记者,只好自己急急忙忙准备了一下,要了一辆车子,赶到西郊机场上了飞机。



在飞机上,跟随空军首长到二营的,还有司令部科研处的一位处长,随身携带了一架照相机。听到报社的这位干部正在为没有带照相机发愁,处长便说他倒是带了一部照相机。报社的干部喜出望外,就委托这位处长临时担当摄影记者的角色。刘亚楼看飞机残骸和到二营视察,走到哪里,这位处长就找到哪里。谁知他照相机里没装胶卷,照了半天,什么也没照到,又不敢跟刘亚楼说,请刘亚楼再去现场补照一次。就这样,空军首长看U-2飞机残骸和视察二营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了历史的遗憾。


作者简介:超人A,时政、历史领域的爱好者,各领域涉猎广,富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希望在这里与大家遨游于书中知识。


【责编:中旗网张伊】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字:特别推荐、史海钩沉

评论区

发布
    •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