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王宗槐:怀念卓越的政治工作者——谭冠三同志

  • 时间:   2023-12-06      
  • 作者:   王宗槐      
  • 来源:   中旗网     
  • 浏览人数:  2492


【编者按】2023年12月6日,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者、原成都军区顾问谭冠三将军逝世38周年。

谭冠三,湖南省耒阳县人,1908年生,1926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为中共正式党员,是我党在湘南地区早期从事农民武装斗争的组织者之一。他参加过秋收起义、湘南起义、井冈山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新中国成立初期,谭冠三奉命率部进军解放西藏、经营建设新西藏。他长年坚守在西藏高原,同驻藏官兵、地方工作人员及广大藏族同胞,一同创造和践行了"老西藏精神”和"两路精神",已列入中国共産精神谱系中。1966年底,谭冠三调任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副院长、党组第一副书记。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

今天特别刊发1995年3月根据开国中将、原第二炮兵副政治委员王宗槐采访记录整理撰写的《怀念卓越的政治工作者——冠三同志》,以为缅怀。(张伊)


怀念卓越的政治工作者 —— 冠三同志


作者:开国中将、原第二炮兵副政治委员 王宗槐


d3302b30dd0037fda2a551cb40b5aee-1.jpg

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者、原成都军区顾问谭冠三将军 (1908年一1985年12月6日)

井冈山的人,文化大革命后到1980年以前,胡耀邦恢复工作的时候讲还有44个,现在不到十个人了。我不是井冈山的,我是1930年2月才当红军,1929年秋天加入赤色工会。长征的时候,我这个年纪是小的,才19岁嘛,走了一年才20岁,走到陕北整整走了一周岁还零几天。是1934年4月16日出发,开始走的。我还记得1935年4月18日到的吴起镇,走了一年还零2天,367天。长征死的人很多呀,没有统计不知道准确的数字。谭冠三同志的事迹很好,应该好好地写一写,老同志都很熟悉冠三同志。我们那时开玩笑叫他坛坛罐罐。毛主席批评教条主义,怕打烂坛坛罐罐,毛主席的讲话是批评教条主义嘛。开始是不愿意打烂坛坛罐罐,后来是来个大搬家,都丢了嘛。过湘江的时候把印刷机都丢了,过赤水河的时候,把几门炮都丢了。彭老总打沙县缴获的几门炮,四门小山炮,搬来没炮弹了,要它干什么,丢到赤水河里去了。我们长征的时候叫冠三同志"才子"呢!因为他是多才多艺。他什么都会,又能写,又能弹、吹、唱,那时叫吹拉弹唱。我们很难忘。我和冠三同志红军时期在一起,抗战时也在一起,解放战争又在一起,那时不容易啊!冠三同志是大革命时期的,参加了秋收暴动和湘南暴动。我跟冠三同志是1932年在一起,他那时当团政委,后来调到政治部当组织科长也在一起。还有一个人比较熟悉冠三同志的情况,现在在天津,叫肖思明,原来在武汉军区当政委。还有一个肖文玖,他对冠三同志也熟悉。

冠三同志是跟着毛主席搞农民运动,1928年3月上的井冈山。在井冈山将近一年,1929年1月就下山了,到了赣南,什么兴国、宁都,后来又跟着毛泽东到了福建,参加了古田会议。那时我还没参军呢。古田会议开了八、九天以后,就到三几年,在瑞金待的时间比较长,就在那一块儿转。第一到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冠三同志都参加了。第五次反"围剿"没打好,被国民党打败了。一、二、三、四次都是毛主席亲自指挥的,打胜了。第五次要按毛泽东的办法还不会被国民党打败,第五次不是毛主席指挥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后,冠三同志从团政委的位置上滑了下来。第五次反"围剿"是李德指挥的,那时主要是博古、张闻天,他们都不懂军事。可是他们掌握了中央的领导权,把毛主席挤下去了。如果没有遵义会议,那个部队真的危险呀,革命也危险。扭转过来以后,毛主席指挥打胜利,连着打了6次大胜仗呀!火势不减呀。转过来转过去,过了金沙江又过了大渡河,比现在想象的可是紧张的多呀。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每天飞机轰炸。可是,敌人一次次地阻截都不能把我们怎么样,都是毛主席的亲自指挥。老百姓都讲毛主席是诸葛亮。诸葛亮是不是那么神呢?书上写的他可以呼风唤雨,用剑点灯什么的,可是毛主席没有这一套。不过毛主席算得特别准,我们怎么行动,敌人怎么来,都能算得很准。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我知道冠三同志在井冈山的时候,毛主席的身边有三个人,谭政是秘书,冠三同志是军需处的文书、组织干事,邓华是组织干事,他们三个都有文化。冠三同志是多才多艺,他会拉风琴,又会拉胡琴,拉得不错,吹箫吹得好。我还跟他学过吹箫呢,什么复音、单音,吹的咕噜咕噜的响。冠三同志的风琴也拉的好,拉二胡、打风琴、吹箫他都会。那个时候比较困难没有钢琴,有个风琴就不错了。1933年5月,在江西的永丰县滕田村编队的时候,我那时当团里的青年干事,冠三同志当团里的主任,还有较年轻的是肖思明,他是宣传队长。现在可能就我和肖思明在了,他在天津警备区。我们那时编队的时候,师改为团,是一个大团,把番号改一下就行了,李聚奎的师长改为团长,师参谋长改为团参谋长,耿飙是团参谋长,原来的团改为营,连没改还是连。红军长征我们在一起,在军团政治部,冠三同志当统计干事,一会儿又去当团政委,一会儿又当统计干事。过去的领导是能上能下,部队缩小了,官也缩小了,部队扩大了,官也扩大了,根据工作的需要能上能下。现在有些人就不同了,如果是平调还马马虎虎,要是低了一点就不行了。还是过去的作风好,党需要哪里去就到哪里去。抗战时期我和冠三同志又在一个地区,谭冠三在冀中,吕正操那个部队的一分区当政委。冀中军区管五个分区嘛,一分区的司令是赵承金,是吕正操的老部下,比冠三同志的年纪大,现在有九十几了,他是大前年在辽宁当司令去世的。在冀中谭冠三后来到了南进支队当政委。1942年5月,他到了太行党校,从太行党校又到了延安,参加了七大。抗战胜利以后又回到晋察冀,当第三纵队的政治部主任,司令员是杨成武,政委是林铁,副政委是李志民,组织部长是翁祥初,他比谭冠三年龄大,九十多岁了。七大以后我又回晋察冀当组织部部长,在张家口那一带。从延安到东北去的干部有几千人,必须经过张家口,我们主要是给他们解决点困难,什么衣服啦、皮大衣、帽子、大头棉鞋,给他们发东西。冠三同志1947年7月又走了,还有甘炎林、魏洪亮也同时走了,去了中原。魏洪亮、甘炎林和谭冠三他们三个我记得没回来。从那以后我们就没在一起了。我在抗大当学生时,冠三同志是抗大俱乐部主任。那时傅钟是主任,莫文骅是副主任,校务部长是杨立三。谭冠三毕业后在训练部干了几个月,又到俱乐部当主任,后又当了秘书科科长。红军改为八路军时,我调到总政治部当青年科长去了。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是邓小平。那时冠三同志还在抗大,他在抗大待的时间长一点。冠三同志1938年从延安出来,在冀中和冀鲁豫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1947年下半年就到了淮海了,到了豫皖苏。1949年2月份成立18军就当了军政委。我是1937年8月就走了,11月成立晋察冀军区,聂老总把我叫回去当组织部长。解放战争后期我就没跟冠三同志在一起了。他南下了,以后我在63军,他在18军。

王宗槐中将-1.jpg

开国中将、原第二炮兵副政治委员 王宗槐 (1915年8月15日—1998年10月31日)

在晋察冀军区我和冠三同志很好的,他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也不发脾气,也不作声,不说什么。这一点可以看的出他能容忍人,有忍耐精神。一般的干部有点什么事容易发火。他就不一样,他最多吃完饭把筷子摔一下,他也不说。他对工作很严,很认真,从不马马虎虎的。他自己从来不搞特殊,从来就是艰苦朴素。那时候,红军时代很困难、很苦。抗日战争时期在冀中那样好的条件下,冠三同志也从来不搞特殊化,一直是艰苦朴素,最困难的是1941年。冠三到哪里也一样,1942年下半年到太行北方局党校,然后回延安。这里面有个原因:有位野战政治部负责同志去检查南进支队的工作,说了一些原来部队有的问题。谭冠三为南进支队的建设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为开辟冀鲁豫根据地作出了大的贡献,部队战斗力和作风都有了很大的改善。作为领导同志就不应该把那些已经改了的事再提出来,可是他就非要提出来。冠三同志就不赞同他的看法,同他争了起来。他就拍桌子,把冠三同志弄走了。冠三同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了南进支队。这位负责同志是不好的,不好相处。陈赓也骂他,是指着鼻子骂他。我都知道。陈赓这个人是平易近人,资格那么老和谁都说得来,和同志的关系很好,打起仗来很认真,平常的时候很随便,爱开玩笑。冠三同志到了太行北方局党校,正好赶上日寇"五一"扫荡,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同志牺牲了,冠三同志也受了伤,手上打了两个弹片。从那以后就到了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抗战胜利以后开的七大,我们都是晋察冀代表团的正式代表。晋察冀代表团是彭真、聂荣臻两个负责。

建国以后,冠三同志和国华同志胜利到了西藏,工作是很出色的,是作出了重大贡献的,作为政治委员,他是很好的。


(1995年3月)根据采访记录整理

选自西藏军区军史馆编印《怀念老西藏代表谭冠三》一书


责编:中旗网张伊


责任编辑:admin
关键字:特别推荐、革命人物故事、旗帜风采

评论区

发布
    • 相关内容推荐